Marine求生记真实详尽的肠梗阻治

文章来源:手术后肠梗阻   发布时间:2017-4-2 18:31:50   点击数:
  

首先介绍背景:

年12月Marine和fable这对柯基兄弟出生在天津安妮柯基犬舍,狗爸狗妈一直喜欢狗狗,考虑到北京五环内限养规定等客观因素,最终被柯基的萌态征服。不得不承认,一次养两只狗狗确实对首次养狗的我们是不小挑战。

marine是狗爸一眼就看中的小朋友,萌、憨、愣、帅,尤其是大围脖和通鼻线非常吸引眼球,就在一见钟情后,狗爸突发奇想,因为狗爸狗妈白天上班,一个小朋友在家会不会太孤单,干脆再找个小朋友一起玩耍,fable就这样一起进了家门,marine是一窝中的老三双色柯基,fable排行老五也是垫窝儿,三色,这一窝唯一两个弟弟。(双色的为Marine;三色的为Fable)

兄弟两个的性格:

年4月的清明节,从天津接兄弟两个回家,一切按照安妮犬舍丸子爸妈的指导喂养兄弟两个。和所有狗爸妈一样,8个月前的狗狗对家长来说无疑是痛并着快乐,不停在屎尿之间的徘徊,回忆中,兄弟两个完全可以不在家里拉尿是至少出生6个月以后的事情。

兄弟两个的性格有比较明显的差异:

marine粘人,喜欢撩闲,典型耗子扛枪窝里横,在家爱谁谁,出门就傻眼,贪吃、淘气、自私、抢食,犯了错误骂他会马上害怕,但骂完就忘记吃不记打,并且他有严重的“主人分离焦虑症”,只要家里没人立刻搞破坏,家里的橱柜、冰箱全部被他咬坏过,而且无论尼买多少的狗垫子都会被他短期内撕碎,狗妈就说,他完全不配拥有垫子,即便是冬天。

Fable在家里非常安静,只要你说fable不要,他一定就不会继续去做,但fable不粘人,总是幽怨的小眼神,自己找个角落,玩具、零食从来不争,更不要说争宠,fable也不会在家里淘气做坏事,但他有个巨大的性格问题是“户外社交”,出门就不想回家,见了狗狗就要挑衅乱吠,所有他是典型的出门爱谁谁,和marine刚好相反。

后来,我和狗妈有过类似的交流,如果只能养一只我们会选谁,她说会选择fable,并非是因为fable在家里更听话,而是fable性格太孤僻,如果去了新的主人家,不知会不会开心,相反marine跟人亲近,无论是谁都是无忧无虑。

、年和他们有关的大事

1、向家长坦白了我们隐瞒了1年的养狗事情,年的周末和大小假期,兄弟两个都是寄养到宠物店,我们夫妻自己回我爸妈家过节的,因为家里的多个家具和电器被他俩(主要是marine)无情的咀嚼,因此从来不敢让爸妈来我家。年的春节因为宠物店放假,只能带他俩回爸妈家,跟爸妈撒谎是台湾朋友家里的狗,人家举家过节去了,放我们这里寄养一下。两个月实在演不下去了,台湾朋友的狗怎么总寄养我家啊,遂坦白,但也好,这样以后就不用在藏着掖着,而且寄养费也省下一笔。因为爸妈在近郊,我们还在庆幸坦白后就可以带兄弟两个去郊区的公园了(五环内鲜有公园可以让狗狗进的)。

2、换房,狗爸妈的房子不到80平米,出于改善居住的意图,年10月我们把小房子卖了在附近的小区买了套大房子,当时还被中介忽悠投资,又在隔壁小区买了个投资型的50平精装修公寓,自住的房子大概在年末开始装修年5月可以彻底交付,从年的1月开始,我们夫妻就和兄弟两个蜗居在50平的公寓里,一个开间,只有卫生间,没有厨房的那种,我们就在玄关架了个围栏,白天上班把兄弟两个关在玄关和大门之间,以免房间被破环,就这样我们一直蜗居了3个多月,印象最深是兄弟两个一起急性肠胃炎,喷希,真的是喷,50平米的开间,可想而知……..后来狗妈计划外怀孕了,大房子刚装修完不敢住,只能去爸妈的房子住了,我父亲常年在外地,我们和我妈住在顺义,狗妈在复兴门上班,50公里1个半小时的车程,每天早上打车去公司,我晚上去地铁站接她,到家8点,吃饭遛狗,一直到10月才搬回市区的新房子。

3、年狗妈的计划外怀孕,造成我们和双方家长多次争论和交锋,狗一定不能送走,必须留在我俩身边,家长的观念比较保守,但也拗不过我们,勉强同意,但我妈也甩出狠话,如果怀孕期间因为遛狗出现闪失,我们自己负责,顺便一提,他俩一起确实出门不太好管。同时,出于对健康负责和打消家长的疑虑,狗爸至少不定期带他们查过2-3次的弓形虫,同时狗妈至少查过两次优生优育全项的检测。现在想想,狗妈只有快要临产的时候才不参与遛狗了,还要谢谢他们兄弟俩个,多亏他俩狗妈在怀孕期间就可以多在外面散步。从怀孕到宝宝出生,兄弟两个只有狗妈临盆前的一两周和月子中和我们分开一段时间。

4、年1月女儿出生,家里的经常状态的是两只柯基一只泰迪、我妈或他妈轮流照顾小孩,小朋友、我们夫妻俩,保姆或月嫂。后来狗妈因为女儿,精力有所转移,对兄弟两个的照顾则独自我参与的更多。其实我是特别希望狗狗和女儿能够尽早有互动,但家长和狗妈都比较担心兄弟俩没轻没重伤到小朋友,就一直采取栅栏隔离的办法,真正狗狗和女儿有接触,也是在成人的看管下才有些许触摸,已经是女儿快一岁的事情了。总之,我相信随着女儿年龄的增长,兄弟两个会一起陪伴他成长的。

5、兄弟两个被一起去势,年一天家里没人,我妈妈小泰迪发情期,可能是marine耍了个流氓,害得我们后续的一段时间都带泰迪去持续检查身体,还好没有,但这两个家伙在闹狗季确实不太老实,虽然是有证书的血统狗,我们还是决定带他俩去阉割,也是这次经历结实医院。年4月,兄弟两个变成了太监。意外收获的是fable频发的尿了感染(症状有血尿和憋不住尿,一年至少两三次)不治自愈了。

Marine求生记:

狗爸14年后出差相对频繁,年开始我家遛狗基本交给保姆,保姆不住家,所以遛狗的时间一般为,早上8点保姆到家先遛狗,下午2-4点遛一次,晚上9-10点,狗爸不出差狗爸遛,狗爸出差家人遛。家里人都知道marine特别喜欢拣东西吃,所以遛狗比较注意,由于我家从小遛狗都是牵引,marine特别喜欢拣东西吃,如果看到他拣东西,必须快速带离或者大声呵斥并快速从嘴里抢夺,如果稍慢一步或此番动作没有紧密衔接,他会快速吞咽,不嚼直接吞下,fable则会好很多,首先不轻易乱拣,即便拣食,只要呵斥变回立刻吐出。

基于如上原因,惨剧始于在年3月15日:

3月15日周二,狗爸早上临时决定去山东潍坊出差,中午11点左右动身,离家时兄弟两个并无异常。

3月16日周三,上午10点多,接到狗妈电话,正带marine在医院检查,电话简单表述,昨晚不吃饭、发蔫,呻吟,肚子有点抽搐,而且还吐了,因为marine以前经常拣东西吃且吃坏了就呕吐,往往能把吞下去的东西吐出来,狗爸就没太在意,但多次电话和狗妈交流,这次和以往不太一样,医生怀疑是急性肠胃炎或吃异物造成的肠梗阻,如果是后者可能要进行手术取出异物。周三我家车限号,我妈特意早上让表弟和狗妈都请假,表弟开车接狗妈带marine去看病,狗妈说医生高度怀疑肠梗阻,查了血常规和生化全项,同时拍了两个位置的X光片,看到胃部有明显的阴影变化,但无法确诊,如果是塑料橡胶等低密度的材质,X光片是看不太出来的,期间我又和医生通话,医生告知需要中午吃钡餐,观察下午或晚上的情况,此时我已经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,同时医生表示有脱水的体征,需要马上输液。于是我立刻改签了高铁票,直接回京,大概下午5:05分抵达北京,直接地铁到顺义国展,后打车去医院,医院7点下班,医院的时间大概6:40分。医生说在半小时前又拍了两个X光片,并给我看了片子,中午的钡餐还全部在胃里,一点没有往下走,但仍不能确认是否梗阻,有可能是胃部或喷门部分的溃疡,建议今晚再观察,如临床体征还不好,建议明天立刻检查后再讨论治疗方案。7点30分,我带着输了一下午液的marine回家,他的整体状态还是不太好,出现了眼部松弛,眼睛无神,上车下车都要抱的,而且停好车回家的路上他都不肯走,我只能抱他回家。到家后,marine依旧没有吃饭也没有喝水,直接回窝趴着去了,当晚担心他有突发状况,我就睡在了沙发上,让marine睡在我旁边,晚上观察,他还是辗转难受,喘气也比较粗,腹部有明显的抽搐。当晚,我和狗妈还抱有幻想,应该不会那么点背,marine经常吃了吐,估计还是肠胃炎。当日费用未记,因为上午的钱是狗妈交的,下午女儿发烧,医院,下午的X光和其他费用是我付的。据狗妈讲他上午花费大概在一千大几,我晚上缴费6-7百的样子,当日估计花费在元以内。

3月17日周四,早上8点不到,带marine去医院,今天外科医生刘医生和昨天坐诊的程医生都在,还是先拍X光,依旧正位侧位各一张,钡餐依旧没下,然后是血项检查,血常规异常白细胞和杆状细胞是正常的几倍,说明有明显的炎症,现在只能确认是堵塞了,但不能确认是什么堵塞,堵在哪里,只知道钡餐还在胃里,因此怀疑胃部的问题,两位医生给我讲述两种方案让我选择,1、开腹探查,即打开腹腔,检查胃和肠道,如果确有梗阻,直接开创取出异物;2、内窥镜,确认是否有异物堵塞,并确定大小和位置,如果堵塞异物不大,可以直接内窥镜取出,但如果异物过大或卡死,内窥镜无法取出还要开腹。两个方案各有利弊,首先相同处是都需要进行麻醉,如果异物较小,肯定内窥镜的伤害会小些,医院做不了,需要立刻转医院去做。因为不知道到底吞了什么,狗爸非常纠结,后来和家里打了几个电话,高度怀疑是吞了小朋友的玩具,大概不会小于钥匙扣的大小,此判断是来源于狗妈讲3月15日当晚,他就吐出了一个钥匙扣大小的塑料。征求了一下医生的建议,告知这个大小的异物,内窥镜很难取出,随我决定立刻手术,医生开单,化验凝血项目,输液,准备手术,主刀是外科刘医生,刘医生告知,开腹探查手术是比较常见检查手术,一般在40分钟-1个小时左右,术后恢复相对较快,不用太担心,如果有异物就直接取出,如果没有就缝合,开腹后随时出来和我交流情况。全部检查结束,各项指标符合手术要求,11点marine进手术室,狗爸在外面等待,大概到12点半左右手术室还没出来,我有点坐不住了,说好的1小时的手术,现在还没动静,昨日值班的程医生进手术室查看情况,出来告诉我,东西比较大,梗阻不止一个位置,而且异物十分锋利,已经把肠道划伤,刘医生在里面正在进行手术修复,让我再等等。我擦,当时有点蒙,我问程医生到底是什么东西把肠道划伤了,程医生说非常锋利的塑料,总之比较严重,让我等刘医生出来再说。下午1点40分左右,手术结束,marine麻药还没醒,被抱出手术室,身上已经缠了布带,手术用时2小时40分钟,我和护士把marine放进笼子,护士给他开了加热垫,因为麻醉的原因,体温只有36度(正常在38-40之间),marine盖好被子,护士给他输上液,让他休息了,术后的marine还是明显虚弱。我找刘医生了解手术情况,很多专业术语记不清了,大概的描述是,先进行开腹探查,因为钡餐始终在胃里,所以先检查的胃部,胃部开创检查有大量的溃疡和囊肿,同时还有一些毛发,开创取出。然后是肠道,有两个异物,其中一个比较大,圆形,边缘非常锋利,因为肠道的蠕动,已经把肠壁划出一道约10厘米的伤痕,取出异物后像果冻壳,果冻的塑料壳外沿儿相对锋利,肠道只有小拇指的粗细,果冻壳非常大,横在里面,随着肠道蠕动划伤肠道,且阻塞部分出现了坏死迹象,肠道变黑,因为异物过大过锋利,肠道已经失去了基本的弹性,进行了手术修复。另外距离该梗阻地方大概15厘米左右还有一处梗阻,是个咀嚼后的硬塑料,该硬塑料因为咀嚼变的边缘尖锐也比较锋利,但比果冻壳小了一点,肠部同样出现变黑坏死。术中的堵塞照片和异物都拿给我看了,真是一身冷汗,刘医生说幸亏你没选内窥镜,这些东西内窥镜根本取不出来,不过现在情况仍不容乐观,因为他的肠道出现坏死,要看他这几天两天的体征和血项检查。刘大夫说一般出现坏死就要截肠做端端吻合术,但是marine相当于肠子有两处梗阻,两个坏死的地方离得比较远,如果截肠至少15-20厘米以上,就太长了,更不能两个地方分别截肠,所以保守一下,先修复,看看自身的修复情况是否可以恢复,这样有可能保住肠子,如果不行就再想办法,介绍了术后的几种可能和并发症,1、肠道中的分泌液腐蚀缝合线,造成穿孔渗液2、肠粘连造成二次梗阻3、肠套叠造成肠到不蠕动,坏死加重。当然,这所有猜测现在都不能确定,最好发展是靠自身机体恢复,大约三天的危险期,如果三天危险期过了,有进食进水的欲望再辅助一些检查就可以进行下一步治疗,但如果发生上述情况就比较麻烦,即使他康复了,术后对饮食方面会有比较大影响。我都不想以后了,能过了这个关再说吧。医院,marine基本属于半昏迷状态,浑身发抖,7点我走的时候还在输液,第二天才知道,刘大夫把他放到自己宿舍亲自看护,一点多输完的液。当天花费,我早上交了两张X光,复查费10元,手术费元,住院费元,今天刷卡元,因为手术费是先开单,后来手术结束后,医生告诉我手术情况复杂,开腹后有三个创口,因此手术费由原来的,变成多,直接从住院费里扣了。

3月18日星期五,医院,marine已经开始输液了,但整体状态还是比较差,早上查了血常规,白细胞和杆状细胞还是比较高,而且不爱动,眼睛无神,没有食欲,没排便刘医生说还要观察,有可能是术后疼痛,总之状态还不如手术前,因为我本人工作是医疗相关,参考人的情况,我觉得不太乐观,医生也不能下定论,所以今天的心还是在嗓子眼,晚上依旧是和刘大夫一起住,时刻观察情况,属于最高护理级别,今日未交钱,昨天块押金应该还有剩余,刘大夫也告诉我,最近的花费应该比较大,除了常规的检验输液之外,要给他用止痛针,那个针很贵,一天要上午下午各一支,现在的看护等级也是最高等级,一天的看护费大概近元左右,让我有思想准备,过了危险期大概每天的花费在7-元,危险期内的每天花费大概左右,以后也会有很长一段时间的护理要加强,包括处方粮和处方罐头,我说先看病吧,marine毕竟才3岁多,我们的第一只狗,家庭的成员之一,也不是考虑钱的时候。这两天女儿发烧,医院,回家我心情很沉重,狗妈可能没有体会,我在卧室哭,狗妈安慰说marine平时身体好不会有问题。

3月19日星期六,早上女儿跟我父母走了,我和狗妈去看marine,早上的血项白细胞突然升高,生化全项几项指标异常,临床体征不如昨天,医生说可能出现穿孔了,下午要做X光检查。中午我和狗妈回奶奶家吃饭,狗妈的发小的婆婆医院的院长,辗转联系到院长阿姨,把基本情况向对方咨询一下,对方认为主治医生太过保守,如果发生肠坏死应该立刻进行截肠端端吻合术,10-15厘米的端端吻合术对狗狗而言不算什么,康复后对狗狗的生活也不会有太大影响,在昆明这个手术的存活率是80%,北京是全国宠物医疗水平最高的地方,这个医院应该不会有任何问题,但是她也强调她毕竟没有看到病例的临床情况,只能建议,如果我们觉得医生水平有问题,建议我们立刻转院,并推荐她比较佩服的医生给我们,顺便一提,医院是北京连医院,她医院医院的情况,医院的医疗水平应该不会差,医院沟通看看能不能请专家会诊。我和狗妈商量后医院相信医生,医院,marine的状态更差了,已经站不起来了,爬着眼神迷离,腹部抽搐,我们抱着他照了X光片,15号的钡餐依旧没有下去,B超显示腹腔有积液,刘医生认为他的情况很危险,必须第二天马上做手术,高度怀疑是坏死的肠道穿孔,所以和我们商定明天上午要进行第二次开腹手术,但也是最后一次了,因为他的临床体征已经不可能支持到第三次手术,明天能否下手术台都不一定,即便明天手术成功,存活率大概只有30%左右,具体针对穿孔的治疗方案是如何,还要开腹后再确定。下午狗妈钻进笼子跪在地上摸着marine的头哭,我在后面哭。30%的几率博一下,这个赌注成本太大了,中午在回家吃饭的路上,我和狗妈有过一次讨论,关于花费和marine的后半生,因为医生说过,他至少半年内要以流食和半流食为生,以后可能终身肠道吸收系统会特别的差,会经常性的呕吐,腹泻,和长期的消瘦,这都是能救活的最好情况。有可能救不活,我们是不是该有个预算,或者二次手术后仍回复不好,医院进行安乐,不让他那么痛苦的离开。最后讨论的结论是,30%的手术我们会做,如果没坚持到下手术台,至少他是麻醉中离开的,如果术后两到三天情况持续恶化,医院执行安乐,让他少受罪,如果他能挺过来,即便吃流食、腹泻、消瘦,我们也不在乎,照顾他到终老。下午我把这个结论告诉了医生,医生和我一起抽烟的时候讲,医院包括院长开了两次会,他们特别怕我们放弃治疗,毕竟花费挺大的还不一定能救活,如果我们真的放弃,医院自己也会继续治疗,我说谢谢,你们都不放弃,我们怎么会放弃。医院账上已经没钱了,我交了的押金。

3月20日星期日,狗妈有事,我9医院,marine状态依旧,今天我特意带fable过来看他,其实我是担心他下不了手术台,所以让他们兄弟能够短暂相聚,不知道fable知不道marine的状况危险,进笼子舔了他几下就自己玩去了。刘医生重新跟我叮嘱了各项可能,11点进手术室,一名医生三个助手,11点40分左右,刘医生出手术室,和我交流,确定是其中一个坏死的肠道穿孔了,是两个梗阻中那个小的穿孔了,大的反而恢复的还好,穿孔导致腹腔大量的积液,腹腔感染,需要先进行修复,然后进行整个腹腔灌洗,手术比预计的大,而且比第一次的手术伤害和创伤都要大,告诉我要有心理准备,然后继续进去手术,我在外面比较着急,跟狗妈交流,赶快网上查了相关截肠手术的情况,并想到了昆明院长说的术后存活率80%的情况,我立刻和护士讲,请刘医生出来一下,我要变手术方案,立刻截肠端端吻合,不再进行修复,不能有再次穿孔的机会发生了。五分钟后刘医生出来,我说我决定截肠,刘医生说肯定要截肠了,已经无法不能修复了,穿孔的肠道已经水肿到无法缝针,水肿和腐烂造成缝线直接把肠道勒断。短暂交流,继续手术,没有他法只能搏命了。我和fable就在外面等着,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北京白癜风专科医院
白癜风哪里看的好

转载请注明:http://www.jwgfm.com/jbwh/5957.html